盛爷,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顾禾晚盛时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
盛爷,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顾禾晚盛时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

盛爷,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

作者:蓓有财

主角:顾禾晚盛时

分类:豪门总裁

连载中 | 2022-11-24 11:04:19

免费试读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热门小说《盛爷,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》是蓓有财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禾晚盛时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顾禾晚一直是众人眼中的乖乖女。一夜醒来,她发现自己睡了个大叔不说,肚子里还揣了个娃,一夜之间沦为众人唾弃的荡妇。盛时霆身为京都顶级财阀的掌门人,又是医界赫赫有名的骨科专家。他长了一张盛世美颜,可性子却极为高冷,年过三十依然单身,零绯闻零情史,是京都所有女人爱而不得的高岭之花。忽然有一天,记者拍到盛时......

《盛爷,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》精彩内容

第17章

倒是顾老太太又拉住了顾禾晚的手:“晚晚,你来说。”

“奶奶,这个汤是我做的,刚才我也是看着李婶的。但是......但是我真不知道这个是哪里来的......”

解释间,顾禾晚的声音已经带了颤音。

然而这副模样,落在旁人眼中,俨然是做贼心虚。

“刚才厨房只有李婶和二姐,其他人总不可能隔空动手吧?”

顾言安也道,但他话落,却将视线投向了李婶。

显然他觉得是李婶要暗害东家。

这一份怀疑如同催化剂,李婶立刻叫屈:

“真不是我呀!老夫人您知道的,我都在顾家当厨子三十多年了,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害自己的东家?”

这话是真,顾老太太也承认点头。

随后,李婶直接将视线挪到了顾禾晚身上:

“二小姐,我是体谅您才去帮忙的,您不能这么祸害我呀!”

“李婶,我哪一句话是在泼脏水?”顾禾晚不可思议道。

方才她唯一说的一句话,不仅自证清白,也为李婶表了清白的!

“刚才这有毒的花瓣,还是另外一个厨子挑出来的。我姐姐和李婶都没发现,为什么不可能是他在背地里动手脚?”

此时,顾睿知又替自己的姐姐开口,大大的眼睛里流转着精明:

“大伯,事情一出你就怀疑姐姐,要么就泼别人脏水,这事情该不会是你暗中安排的吧?”

小少年的话音刚落,就被季秋莲暗中拉拽了一下。

自从失去顶梁柱的父亲,自家就势弱。

遇到事情向来是能忍就忍,顾睿知是她唯一的宝贝儿子,怎么能让他去触霉头。

“大哥,睿知年纪还小不懂事......”

季秋莲想将儿子撇出来。

可说出口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,顾全果然已经变了脸色。

“涉及到人命,既然罪魁祸首不肯承认,那就让专业的人来查!”

说话间,顾全的眼神死死盯着顾禾晚,手上也拿出了手机,报警的电话直接拨了出去......

于此同时。

盛氏集团,总裁办公室。

盛时霆仍是不知疲倦的审阅着手中文件。

林朔将凉掉的咖啡又换了两遍,见他仍是没有结束工作的念头,这才开口:

“总裁,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,这些是明天要处理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冷冰冰的三个字丢出来,盛时霆身形未动。

难道,是和夫人闹矛盾了?

林朔思及此,便试探地问:“总裁,今天不回朗月园么?”

“回去干什么?”盛时霆反问。

朗月园装修得再豪华,顾禾晚不回去,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冰冷的房子而已。

与其回去浪费时间,倒不如在工作上多赶进度。

想到此处,难以抑制的烦躁从心底翻涌上来。

“啪!”

一声脆响他反手将文件丢到了桌面上。

林朔条件反射意味是文件有问题,连忙拿起确认。

却听盛时霆抛出了个不着边的问题:

“顾家那些麻烦,难道不比我对她好么?”

“总裁对夫人,那一定是最好的。不过清官难断家务事,夫人想脱身也没办法。”

林朔说得是实话,可盛时霆心中烦躁却不减。

这三天,顾禾晚一旦回家去,就会和麻烦纠缠在一起。

眼看自己用心娇养的花,被别人屡屡算计,自己还没办法帮她快刀斩乱麻。

盛时霆的心中就更是窝火。

林朔一眼看出盛时霆心中的雷点,立刻宽慰:

“总裁,顾家到底是夫人的家人,前两天中毒的事情刚过,今天应该不会出事的。”

“最好没事。”盛时霆深眸眯起。

眼看他神情愈来愈冷,林朔不由得抿嘴:

如果有事,那就是往枪口上撞了。

然而两人话落,却听林朔手机响了起来。

林朔接起,对面的人只两句话,他就神情大变。

“脸色变得这么快,天塌了么?”盛时霆询问。

林朔吞了吞口水们,小心道:

“天没塌,是夫人那边出事了!”

这话对盛时霆而言,和天塌如出一辙。

林朔立刻将得来的顾家消息,如数告诉给盛时霆。

可话未说完,盛时霆已经霍然起身。

“总裁,您去哪?”林朔忙问。

“顾家。”他声线低沉,语气中已然带着杀气。

他要好好的看看,究竟是哪个不知死活的,一直不死不休。

——如果顾禾晚出事,他就要整个顾家一起陪葬!

顾家。

众人如同定格一班待在原处。

警员一边了解事情经过,一边巡查了现场。

随队而来的检察人员,确定饭菜中就是乌头之后,众人又一次将视线移回了李婶和顾禾晚身上。

“为了调查,现在要对两位进行搜身。还望配合。”

为首的警员道。

顾禾晚和李婶自然配合。

但一翻搜索之下,也没有查出任何东西来。

“这样也不能证明,她们两个就是无辜的吧?”杨芙见缝插针道。

这话明显是在报复,刚才顾禾晚说她是外人,可却没人能反驳。

毕竟下毒的人可能就带了这么点儿乌头。

全都下进锅里了,现场自然也就没有直接证据了。

但此时,却听顾言安又道:“不是还有随身带来的包么?包里会不会有痕迹?”

乌头气味独特,就算没有剩下的量,也肯定会有味道在。

李婶在顾家干活,顾家也包她吃住,刚才也搜查过。

警员便又对顾禾晚开口。

“顾小姐,请你打开你的皮包。”

“好。”顾禾晚点头。

身正不怕影子斜,她自然不会心慌。

然而刚打开皮包的瞬间,她原本的模样就是一僵,脸上血色尽褪。

只见她背包的夹层之中,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塑料自封袋。

袋子里,赫然就是艳丽的紫色花瓣。

是下在汤里的乌头!

警员瞬间就意识到了她心绪转变:

“顾小姐,有什么疑问吗?”

询问只是幌子,话到一半大力袭来。

手中的包包被人一把拽了过去。

哗啦啦如流水般,包里的东西如数散落。

藏在内夹层里的自封袋,也坠落而出。

落地的瞬间,袋子口松散开来。

一捧花瓣砸散在地,在原木色的地板上炸开一朵妖异的花。

“顾小姐,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警员的语气转变得毫不客气。

“我......可是这不是我的......”

顾禾晚回应间,视线的余光从家里其他人身上瞟过。

她分明捕捉到,顾全和顾言安的眼中,同时闪过得逞的异光。

由不得顾禾晚再多说,肩膀上已经传来重力。

警员一左一右的将她压住:“有什么话,等回了警局再慢慢说吧!”

眼看一双明晃晃的手环,就要朝着自己腕间袭来,自己却仍是百口莫辩。

深深地无力感从她心中翻涌而出。

不等顾禾晚被警员押着走到门口,却突然听到大门“吱呀”一声响,被人从外面推开——

“请放开我的晚晚!”

《盛爷,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》相关文章

更多章节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万丰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