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大结局免费试读 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最新章节目录
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大结局免费试读 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最新章节目录

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

作者:旧照

主角:顾言沈晚心

分类:都市生活

已完结 | 2024-07-10 17:48:34

免费试读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完整版小说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由旧照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言沈晚心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亲手给妻子沈晚心做了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。她面露不解:“顾言,就因为孩子意外没了你就要跟我离婚?”她说我只在乎孩子,无情无义。可她不知道,我可以听到所有人的心声。我们的孩子,是她故意打掉的,仅仅是因为许怀山说这孩子会克他。我更不会告诉她,她心心念念的白月光,正对她的命虎视眈眈呢!...

离婚 妻子

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精彩内容

1

亲手给妻子沈晚心做了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。

她面露不解:“顾言,就因为孩子意外没了你就要跟我离婚?”

她说我只在乎孩子,无情无义。

可她不知道,我可以听到所有人的心声。

我们的孩子,是她故意打掉的,仅仅是因为许怀山说这孩子会克他。

我更不会告诉她,她心心念念的白月光,正对她的命虎视眈眈呢!

1

亲手把胎儿从沈晚心子宫里取出来时,他还有心跳。

嘴巴还在吮吸着自己的手指,安抚着突然没有羊水保护的害怕情绪。

没过一会儿,他就开始挣扎,想要回到羊水里去,缺氧让他焦躁不安。

可是,回不去了。

作为一个产科医生,第一次不敢去看自己剖下来的胎儿。

转过头生生的憋住眼眶流转的眼泪,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祈祷。

“孩子,这种情况下,你不生出来也好,爸爸可以失去任何东西,只愿你下辈子投一个好胎。”

同台的护士看出了我的异常,眼疾手快得把胎儿装进了塑料袋。

尽量让我不看到。

差一点他就可以活下来了啊。

其实,许怀山第一天住进我家时,我就该明白,我争不过他的。

“顾言,把主卧收拾一下,给怀山住。”

此时我的脸色应该很不好看,沈晚心顿了顿,解释道。

“怀山生病了,最后的时光他想和姗姗一起度过。”

“次卧太小了,他不方便。”

“哎呀,我老公最好啦。”

沈晚心拉着我的手,极少见的撒了撒娇。

刚想答应,却听见了许怀山的心声。

“看来沈晚心还是在意我的,装个病就把她心疼坏了。”

“还让顾言把主卧让给我住,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隐患。”

他是装病的,还说我的孩子是个隐患!

“许怀山是吧?你得的什么病?有没有病例?”

我的质疑让沈晚心的脸变得铁青。

“晚心,没关系的,我住酒店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不能因为我得了绝症而破坏你们的夫妻感情。”

许怀山说着,便提着行李想离开。

沈晚心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,龇牙咧嘴的看着我。

“顾言!你怎么变成这样!许怀山不可能骗我!”

“你太让我失望了,竟然跟一个病人争宠!”

“怀山,该走的不是你,是他!”

沈晚心红着眼上前紧紧拉住许怀山,仿佛慢一秒,许怀山就要消失不见一般。

“晚心,他真的没生病,你要相信我!”

“我能听见他的心声。”

可沈晚心倔强的背对我,用背影告诉我她不相信。

“呵,看来我要再加点劲了。”

许怀山的心声让我一怔,他又要做什么!

“怀山!怀山!”

“我们去医院,顾言,快叫救护车。”

“不......不用了晚心,去医院也是浪费钱,我休息一会儿就好。”

许怀山吐血了,直接躺在沈晚心的怀里。

他当然不敢去医院了,他吐的不是血,而是拍戏用的血浆。

“晚心,那不是血,不信我们现在就去医院!”

可是沈晚心却深信不疑。

“顾言,如果你不想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,你马上给我走!”

“求求你积点口德吧,怀山真的很难受了。”

我不可置信的望着沈晚心,为了一个曾经抛弃过她的男人,她竟然要打掉我们唯一的孩子?

“晚心,你相信我,他......”

“顾言!跟我滚啊!”

沈晚心怒吼着,开始捶自己的肚子,一下一下的捶进我的心里。

“我走,我走,晚心,你不要伤害自己。”

得到我的回答,沈晚心终于停下了双手。

“哼,跟我斗!”

“哎呀,你的女人、房子、财产我都要。”

尽管许怀山的心声告诉我,他的目的不纯,可我不敢用我唯一得孩子赌。

只是没想到,第二天回家时,却发现我和沈晚心一起养了4年的狗狗小爱死了。

“顾言,昨天小爱像发疯了一样想攻击我的肚子,我怕它伤害我们的孩子就把它关在了门外。”

“谁知......谁知它却被车撞死了,呜呜......都怪我,要是我......”

沈晚心一见到我就开始道歉,让我刚有的怒气全无。

小爱和孩子比,肯定孩子更重要。

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小爱平时都很护着沈晚心,我摸她一下肚子都不行,怎么会攻击她呢?

“哎呀,顾言过来了啊?快坐,想喝什么自己倒哈。”

“我生病了走的慢,不好意思。”

许怀山的话里话外,仿佛他才是这个家的男主人,刚想怼他,却听见了小爱死亡的真相。

“哼,那条死狗,顾言一走就对我狂叫,该死!”

“不打死它,我碰都碰不得沈晚心。”

“晚心,小爱是被许怀山打死的,她根本不是被车撞死的!”

《给妻子做流产手术后,我提了离婚》相关文章

更多章节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万丰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