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广告小说我的鬼妻太迷人 吴灿唐静嫣在线阅读

无广告小说我的鬼妻太迷人 吴灿唐静嫣在线阅读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

>>>>《我的鬼妻太迷人》在线阅读<<<<

《我的鬼妻太迷人》小说简介

好书推荐:主角是吴灿唐静嫣的悬疑灵异小说,书名是《我的鬼妻太迷人》,是人气作家“北岸”的最新力作,内容十分虐心,推荐阅读。全文主要讲述了:鬼岭之中的小村落。吴灿迷路误撞女人洗澡,自此念念不忘。几年后,那女人模样丝毫未变,并且喜欢上了吴灿。家人知道吴灿中邪,请道士帮忙,发现那洗澡的水池居然是乱坟岗……...

《我的鬼妻太迷人》 第4章 你是道士,不是道士? 免费试读

我躲在房门后等了十多分钟,也不见老董过来。

觉得手腕有些酸了,就将铁锨放下。心里开始捉摸起来。

那天老董给我报信之后,唐静嫣才找到的我。难道他说的老婆,是唐静嫣么?这也不对啊,我和她八字都没一撇呢。难道是小雅,那更没可能啊。

不知老董这葫芦里,究竟卖的什么药。

我拿着铁锨,小心翼翼走出院门,探头朝外面看时,耳根后一个声音猛地炸开。

“小灿,你拿着铁锨干什么?!”

是我父亲的声音。原来是他从镇上回来了,回头一看,他左手拎着一只公鸡,右手还拎着几个方便袋,东西还不少。我忙过去把东西接过来。

回到家,我犹豫了一下,最终没把老董中邪的事告诉父亲,毕竟这里面有不少蹊跷。

午后一点多,母亲疲惫的回到家。进屋后,从怀里掏出纸包,告诉我们:“唉,钱总算凑齐了。人心猜不透啊!有些人看起来关系很好,可到真事上,拿出点钱来就太难了。”

晚上八点钟,陈道长如约赶到,这次还带了一个小道士。

那小道士年龄看上去和我大的差不多,二十岁出头。他名叫陈光,身材矮瘦,眼睛总是斜着打量人,一看就不像什么好鸟。

陈道长换了身崭新的道袍,头发用簪子束起,只是脸上还带着伤,给他形象大打了折扣。

进屋后,陈道长坐在沙发上,眯起眼睛,一句话也不说。

母亲从里屋拿出钱来,送到陈道长身前茶几上。陈道长眉心一紧,马上睁开眼。

我暗暗冷笑:“还真见钱眼开,你个坑人的玩意,连我爸妈都敢骗!先让你得意两天,等过后我一把火把你的庙给烧了!”

“多谢两位善人。此事,贫道尽力而为。”陈道长收了钱,说道:“女鬼现在还没伤害你儿子,八成是想留着他的命。找机会吸他阳气,增加自己道行。现在我以替身之法,保你儿子平安。”

一句话慷锵有力,砸在地上都有声音。

我听出来,这是钱的力量。

只见陈道长拂袖起身,吩咐弟子将木桌放在门口,又让我妈将准备好的三荤三素摆在上面,加两个空酒杯,两双竹筷。正中间点三把蜡烛,中间那支蜡烛最高。

木桌的左侧则放置黄符纸、朱砂、墨水、糯米,桃木剑等用品。

一切准备好后,陈道长问了我的生辰八字,又在我前额割下一缕头发。随后在黄纸上写下八字,又将头发放在纸上面。

这时,院里的那只公鸡鸣叫起来,不安的翻腾着身子。

陈道长叫道:“不好。”

陈道长先让我爸关好院门,用门栓插上。随即咬破手指,按在符纸上一划,鲜血浸过发丝和八字。他闭上眼睛,念了几句咒语。

我觉得浑身一麻,也不知他这符咒起了作用,还是自己心里害怕引起的。

陈道长左手夹着符纸,右手持桃木剑,咒语越念越急,忽然左手一抖,“撕拉”一声,符纸居然着了,他将燃烧的符纸按在装杂粮的碗内。

符纸燃成粉末,和杂粮混在一起。

陈道长让我母亲将碗送给公鸡。公鸡见到粮食后,瞬间安分下来,开始吃个不停,直吃下最后一厘米时,肚子已经撑圆,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。

这时,院门忽然颤动起来,院子里刮起一股邪风,吹在人身上凉飕飕的。奇怪的是,桌子上那三根蜡烛并没受风的影响,燃烧的依旧旺盛。

“还敢找上门来!”陈道长揉了揉额头上淤痕,满面愤怒。

唐静嫣来了么?我心中一喜,四处张望。只见院里那棵柿子树被风吹的摇摆不定,窗户来回拍打着,没有任何人影出现,旋即又有些担忧。

昨晚,臭道长可能没任何防备,所以会被唐静嫣教训的这样狼狈。看臭道长现在底气十足的架势,真为唐静嫣捏一把汗,暗暗担忧起来。

这时,院里的公鸡不叫了,可它在地上翻腾的更剧烈。

父母不安的在内屋来回踱步,母亲冲我招手,想让我到里屋躲避,可我当什么都没看到。

只见陈道长双眼一瞪,笔蘸朱砂,在符纸上飞速画符。

我上学时喜欢看书,各种乱七八糟的书都看。对道学了解的不多,却也知道画符很能体现一个道士的功力。

显然,这陈道长还是有些道法的,一张符上有符头、符胆、符脚三个重要部分组成。他深吸一口气就将整张符完全画完,笔尖运转时,看的人眼花缭乱。

陈道长接连了四张符,命小道士贴在院门和三册房屋墙壁上。

说也奇怪,当四张符纸完全贴上时,院子里的风忽然停了下来。

陈道长命我呆在院子里,不准进屋,不准出门!他叫我父母抬着桌子走到家门十米外的路上,桌面正对着山岭方向,三根蜡烛已经燃烧过半,依旧旺盛。

我才不会老实听那陈道长的话,他们前脚离开,我就悄悄打开门,多半个身子探出院门外,观察他们在外面的一举一动。

那小道士一刀放出鸡血,绕着贡品转圈,才转一圈,整个人突然摔在地上。连带着烛光剧烈晃动。

陈道长几个人的身影在昏暗灯光下左右摇曳。

我手用力抓着门板,不知发生什么事。

陈道长抓起桃木剑,大喝道:“呔!什么人?”

我心像拉满弓弦,大气都不敢喘。轻轻揉了揉眼,仔细朝烛光方向看去,才发现桌子后站着一个黑影,想来刚才是他抓住小道士,摔在地上的。

“你是道士?不是道士?”

听黑影的声音,应该说话比较吃力。开口时,舌头就像僵着的,而且每个字发音很长,毫无感情。

我心中一凛,暗道:“这不是老董么?”

“大胆!你敢伤我弟子,坏我法事!”陈道长用剑尖一挑符纸,转动剑身。符纸擦过烛火,成了一团团燃烧火球,照的四面八方通亮。

我不由自主的说道:“啧啧,小瞧这臭道长了。就凭这首绝活,在路边弄杂耍,应该也能填饱肚子。”

火光前,父亲气的不轻,指着老董痛骂几句。法事没做完就被搞砸了,指不定发生什么情况,这三万块钱里,可有一多半是给朋友借的啊。

老董对骂声置之不理,板着那张扑克脸,直勾勾的盯着陈道长,嘴里不断的念叨着:“你是道士,不是道士?”

陈道长也不废话,手腕一抖,符火挂风朝老董身上砸去。

火球打在老董身上,逐渐减弱,而火光也由红转青,冒出滋滋白烟,就像烤焦的糊肉。

老董疼的双手在胸口乱抓,呲牙怪叫:“是道士!是道士!”听起来,像是几个人声音合在一块,有的尖锐刺耳,有的低沉粗厚。

父亲停止骂声,他意识到情况不对,忙将母亲拽到身后保护起来。

陈道长从怀中掏出白色瓷瓶,我后来得知,那是清明时收集的露水,用杨柳封住三日不见阳光,用时涂抹在眼上,可目视鬼魂。

他将露水在眼珠一抹,叫道:“休得猖狂,看我不灭了你!”右手持桃木剑,剑尖直冲上方,左手食指中指并合,按在剑柄上,念咒道:“拜请桃木剑神,降下人间天地巡,人人害吾汝不怕,小法祭……。”

咒念到一半,老董掀飞桌子,冲着陈道长猛扑过去!

在线阅读入口>>点击阅读

APP阅读入口>>点击阅读

相关资讯

最新资讯

@2019 万丰网